分類篩選

飛亞達將中國傳統技藝與腕表工藝結合——打造東方美學手表品牌

“創建屬于國人自己的手表品牌大有可為”。秉持這一理念,飛亞達公司立足國際先進精密技術,依托開放包容的傳統文化,持續提升高端制表能力,同時注重品牌推廣,努力打造具有東方美學、中國印記的品牌手表

神五、神六、神七……神十一,我國宇航員訪問太空時,手腕上戴的都是同一品牌的腕表——飛亞達表。

30余年來,飛亞達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始終發揚“敢為天下先”的“拓荒牛”精神,敏銳捕捉市場變化趨勢,積極研發能夠填補國內空白的專業技術,注重打造品牌影響力,在“手腕爭奪戰”中贏得了優勢。

é£??o?è????o?¢°??·è?¨

  質量品牌雙輪驅動

飛亞達成立于1987年。“澎湃的時代潮涌激發了飛亞達人闖事業的勇氣。”飛亞達(集團)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黃勇峰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公司創立之初就確立了‘創建屬于國人自己的手表品牌’的目標,我們相信這一定大有可為。”

就這樣,8位初創人員開始了探索之路,中國第一家表業上市公司飛亞達呱呱墜地。

當我們形容腕表的時候,通常最先想到的形容詞是“精密”“嚴謹”。不過,腕表可不是純技術導向的。它是融合計時、審美、藝術、文化等諸多要素于一身的綜合性產品,而且對于品牌力的要求極高。

為傳遞品牌形象,飛亞達除了在制表工藝上穩扎穩打,還做過幾件在當時來看“石破天驚”的大事。比如,他們從186萬元初始投資中拿出100萬元,投放到中央電視臺開展廣告宣傳。那些年里,“飛亞達表,為您報時”一直伴隨著每天19時整的《新聞聯播》準時亮相。

這一舉措與飛亞達的品牌認知息息相關。飛亞達認為,要想在市場上贏得一片天地,不僅要在產品上下功夫,而且要傾力開展品牌塑造。事實也的確如飛亞達人所料,這種品牌塑造方式效果極佳,直至今日仍保持著巨大的影響力。

“品牌是具有經濟價值的無形資產,承載著消費者對企業的認同。”黃勇峰表示,多年來,飛亞達始終將產品質量與品牌打造視為企業發展的“雙輪”,同時注重文化賦能,在產品設計中積極添加具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因子,實現與同行業品牌的差異化發展。

比如,飛亞達尤其關注中國傳統手工藝的傳承與創新。公司先后與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合作,把“雙面精微繡”“雕金”等工藝呈現在腕表上。在今年初舉辦的瑞士巴塞爾國際鐘表展上,作為唯一源自中國進駐國際品牌館的腕表品牌,飛亞達還特別推出了敦煌主題腕表。該款產品從敦煌壁畫中擷取靈感,結合高端精密制表技術,采用手工掐絲琺瑯工藝,再現了飛天、胡旋舞、蓮花藻井與九色鹿等敦煌文化精髓。

  飛入太空的國產表

飛亞達曾經依靠產品、品牌贏得先機,之后則將更多心力放在打磨品質與持續創新上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飛亞達積極關注、借鑒國際流行趨勢,并在此基礎上引入符合國內消費者審美的、帶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設計及材質運用。公司推出的多款產品均成功引領國內潮流。

實際上,這一理念早在飛亞達創立初期便已有體現。上世紀80年代,飛亞達研制出不磨損的藍寶石玻璃鏡面,并將其運用到手表外殼中,這在國內尚屬第一次。此外,飛亞達還在中國鐘表史上創造了多項第一。比如,設計生產出第一塊永不磨損的硬質合金表,在國內同行業企業中率先使用精密陶瓷材料,首次使用波浪表殼設計,第一次實現單款型號銷售量超100萬只,等等。

飛亞達技術研發成果中最突出的代表之一是航天表。2001年,飛亞達從航天相關部門的市場盲測中脫穎而出,開始為中國航天中心研制專業腕上計時裝備。2003年,飛亞達“神舟五號航天表”伴隨航天員楊利偉征戰太空。此后,從“神舟五號”至“神舟十一號”,從艙內到艙外,飛亞達先后完成11次航天表研制工作。

“為應對特殊使用環境,一系列航天表先后突破了正負80攝氏度極限溫差、超高防磁等頂級制表工藝,為中國航天員完成太空飛行和出艙行走提供了重要的計時保障。”黃勇峰介紹,此舉也使飛亞達成為世界三大航天表之一。

數據顯示,截至目前,飛亞達累計申請專利467件,其中發明專利57件、實用新型專利84件、外觀設計專利326件;授權專利408件,其中發明專利22件、實用新型專利83件、外觀設計專利303件。飛亞達填補了多項技術空白,在工業設計、計時技術、材料技術、精密制造、標準化等領域都保持國內領先水平。

這些成果的取得離不開飛亞達人對于創新與研發的長久重視。“我們的研發投入占產品銷售收入的6%左右,僅在機芯方面的累計投入就超過了1.2億元。”黃勇峰介紹,飛亞達目前擁有自主研發的女裝機械機芯、航天表機械計時機芯和高端陀飛輪機芯。公司還通過產學研合作、與國內外研究機構攜手等方式,建立了一支精干高效的國際化機芯研發團隊,搭建起機芯關鍵零部件精密制造、計時檢測及功能檢測等平臺。

企業發展與時代變遷息息相關。如今,手表已從生活必需品變為個人審美和情感的象征,這也為表業發展提出了新要求。

“今年以來,國家實施減稅降費政策,對傳統制造業的生存環境也越來越重視。”深圳市光明區稅務局局長利巨強給記者算了一筆賬,“2018年,飛亞達營業額為34億元,繳稅3.05億元,其中包括增值稅2.1億元。如果按3%的增值稅減免計算,今年企業降稅幅度將超3000萬元,力度達到年繳納增值稅的15%。”

對飛亞達的未來,黃勇峰充滿信心。“隨著我國國力越來越強盛,文化輻射力越來越廣,國產品牌不斷崛起,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消費者‘回歸’國貨。對飛亞達來說,最重要的是在產品、技術、品牌等方面進一步向國際頂尖水平靠攏,持續提升高端制表能力,同時將中國傳統技藝與腕表工藝結合,推出更多具有東方美學、中國印記的產品,形成更具特色、更有競爭力的核心優勢。”黃勇峰說。(經濟日報·中國經濟網 記者 楊陽騰)

你覺得這個禮物如何?
湖北今日快三开奖号码